配资理财行业网站
搜索
 发帖
0

互联网金融,谁还活着?

摘要: 互联网金融”这个连续5年被写入报告的热词,今年“落榜”了。3月5日,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发布。在“互联网金融”连续5年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后,今年的互联网金融“落榜”了。自余额宝于2013年横空出世,撞开中国互联 ...

互联网金融”这个连续5年被写入报告的热词,今年“落榜”了。

3月5日,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发布。

在“互联网金融”连续5年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后,今年的互联网金融“落榜”了。

自余额宝于2013年横空出世,撞开中国互联网金融的时代洞门,“互联网金融”也迅速成为两会的热词。

从代表委员热议“取缔余额宝”,到2014年政府工作报告首次提及“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再到2018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第5次出现的“健全互联网金融监管”。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却不见互联网金融的踪影,而是将防范“风险”提及了24次。

六年风雨,谁解互联网金融的生死?

为何是厦门?

“你不还钱,就算了,当作福利送你了。”

2017年10月,趣店集团CEO罗敏在趣店上市后接受媒体采访时,一篇《趣店罗敏回应一切》的言论,被视作互联网金融行业的“黑天鹅”事件。

罗敏的话令趣店的现金贷业务迅速成为了一门备受质疑的生意。

在互联网金融的黄金时代,继宜人贷、信而富之后,作为在美国上市的第三家中国金融科技明星企业,趣店的生长一直被外界关注。

在经历了一系列挫折后,2018年11月,趣店披露的第三季报中,公司名称 “厦门趣店科技有限公司”的前缀“厦门”二字又一次夺人眼球。

原来,趣店的总部搬迁了,由北京迁至厦门。

本是乔迁之喜,却因告知这是暂时出差实则永久搬迁的不实之词而激怒了部分员工。在他们看来,趣店搬迁是仓促之举,未经深思熟虑。

懂得断臂求生的趣店,在遭遇现金贷危机后,进军的汽车金融涉及重资产,试图在汽车零售领域复制一个京东——自己进货,管理整个汽车供应链——一个被称作“大白汽车”的趣店新业务诞生了。

作为新入局者,趣店进入汽车金融领域时,已是一片红海。在与优信、瓜子等垂直行业玩家竞争时,转行的大白汽车其重资产模式不仅令趣店成本飙升,而且新车的交付量不足预期的两成。

祸不单行。在汽车领域碰壁而搅得心神不宁之时,趣店又与老情人蚂蚁金服“分手”了。蚂蚁金服为趣店提供了三年的导流入口和信用数据,但到2018年8月的合作到期,蚂蚁金服却不再续约。这意味着,没有了蚂蚁金服的流量优势,趣店需要独自应对互联网金融行业高昂的获客成本。

在互联网金融行业,有一种痛叫“获客难”。失去蚂蚁金服的趣店变得越发窘迫,加上互联网金融行业整体的低迷,导致趣店的股东纷纷减持套现。

曾誓言趣店市值不到1000亿美元,不领1分钱工资的罗敏,眼睁睁地看着趣店的市值一度跌至十几亿美元,较2017年上市之初的117亿美元,蒸发了超八成

罗敏会离曾经的目标越来越远吗?

作为CEO,罗敏的工资单似乎有些尴尬,趣店的转型已经刻不容缓,尤其是在金融启动“去风险,降杠杆”的收紧信号灯时。幸运的是,趣店等来了厦门的一道曙光。

厦门在2017年2月发布了《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备案登记管理暂行办法》,成为了全国首个网贷备案登记监管办法,又公示了拟备案的5家企业,包括京东金融的全资子公司,京东旭航(厦门)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服务有限公司也位列其中。

对于以趣店为代表处于茫然和徘徊中的互联网金融企业而言,厦门是抢先于其他城市的一个小型的互联网金融政策洼地。

这个洼地带来的吸引力很难一句话说清楚。但从厦门土地矿产资源交易市场网信息反映的是,2018年1月,趣店以10600万元的价格竞得厦门同安区一块面积达5.32万平方米的土地,建筑面积1.59万平方米,产权为40年,为软件及研发用地性质。

如果按照这个数值计算,相比2018年7月,同在厦门同安区以楼面价18001元/平方米的价格购地的夏门市中铁源昌置业有限公司,趣店在厦门同安区买下的楼面价约为6666元/平方米,便宜近6成。

从地方政府的角度来看,类似趣店这样明星企业的到来,则有可能吸引一系列互联网金融上中下游企业陆续入驻,带动本地经济发展。

而对于趣店而言,随着牌照管制、主体监管,厦门的“诱惑”就在于释放政策红利以及优惠的土地资源。

逃离一线城市

除了厦门土地价格的“诱惑”,还有很多城市拿出了吸引互联网金融企业的“绝杀技能”。

最为众所周知的就是以“牌照”吸睛的重庆。

所谓牌照,就是你存在的合法性。冲着这个牌照威力,无数互联网金融企业对重庆趋之若鹜。

查询重庆市金融工作办公室的官网得知,从最早的小贷牌照开始,阿里巴巴、苏宁、京东、海尔、百度、乐视等巨头都曾陆续在重庆地区申请过互联网小贷牌照。

然而,情况变化在于,远不止重庆这一座城市,全国明确提出要建设金融中心的城市已经多达30多个。这些城市不断打造出带有互联网前缀的创业街、孵化器,提高对人才的吸引力、扩展子公司业务开展的便利性以及符合母行战略布局的服务等。很显然,这些因素影响着互联网金融企业的地理大变迁。

从互联网金融行业的地域分布来看,这是必然无疑的。《南风窗》记者查询网贷之家的数据发现,截至2018年年末,包括已获地方金融办批复未开业的公司,全国共批设了261家网络小贷公司。

这261家网络小贷公司主要分布在21个省市。其中,广东省最多,有60家网络小贷公司。其次是重庆市,有43家。江苏省和江西省分别排名第三和第四,分别是26家、24家。浙江省以22家排名第五。这五个省市批设的网络小贷总数排名全国前五,占全国批设总数的67.05%。

无论是261家从事网络小贷服务的互联网金融企业,还是其他服务的互联网金融企业,出于成本、政策等因素考虑,它们将公司总部落户于二、三线城市,或是在当地建立第二总部,就像趣店南迁厦门一样,代表了部分互联网金融企业的选择,相似的例子还有网贷公司爱钱进的母公司凡普金科搬至了广西北海。

在今天,当“逃离北上广深”几乎成了主流想法,尤其是2018年的一篇《通勤,正在“杀死”1000万北京青年》刷爆社交网络的时候,我们不得承认,其中“清晨五点,人们已经在为通勤奔波”“在北京,人们平均每天上班超过一个半马”等内容让不少年轻人感同身受。

又何止通勤。互联网金融行业生存的景象也一样令从业者想要逃离北上广深杭等一线城市。

首先看看那些没有逃离的互联网金融企业。四大会计事务所之一毕马威发布的《全球金融科技100强(2018)》榜单显示,包括蚂蚁金服、京东金融、度小满、陆金所、微众银行等,中国有11家互联网金融企业上榜前100强。

有意思的是,这些排名靠前的互联网金融企业不仅分布在一线城市,而且他们的母公司多数来自那些大众耳熟能详的互联网巨头公司。

事实上,除了BAJT早早攥紧互联网金融,小米、滴滴、今日头条、美团等新生独角兽也纷纷布局。甚至有统计显示,中国前20大互联网公司中,只有陌陌没有布局互联网金融业务。

凭借牌照、资金、场景等优势的互联网精英们业,可以利用利率低、流量大等优势,轻松地将中小型的创业互联网金融企业吓退。

从某种程度而言,在这个“消金时代”,为了躲避与野兽一般的巨头们正面冲突,部分互联网金融企业拉开了金融下沉之战,试图拿下巨头们的触角还未到达三、四线城市

这条路,真的走得通吗?

互金地理变迁

有人离场,有人坚守,有人进攻,在这个看似符合市场规律的情形下,互联网金融城市地理大变迁的背后是整个互联网金融行业的焦虑与困境。

蚂蚁金服首席战略官、金融学教授陈龙在去年接受《南风窗》采访时曾表示,数字技术在全球的扩散,尤其是其与金融业的结合,不同于以往任何技术在全球的传导模式,这使得中国这样极具市场潜力的国家有了在很多领域“弯道超车”的可能性。

大到国家,小至城市,陈龙很好地解释了为什么众多城市试图打造“金融活跃”“互联网金融中心”这一标签,其实,其目的都是为了找到弯道超车的突破点。

另一方面,互联网金融竞争的背后也是人才的竞争

从两年前开始,包括抖音APP带火的“成渝西”以及武汉为首的新一线城市都开启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抢人大战”。除了用户口、补贴等留住百万大学生,长沙发布了“人才新政22条”,成都推出了“蓉漂计划”,济南拿出了“人才新政30条”,重庆提出了“黄金10条”等等。

而互联网金融行业恰好是吸引金融、科技领域人才的一个突破口。

比如,BATJ因发展互联网金融领域而吸引的人才,百度的度小满之于张旭阳、黄爽,蚂蚁金服之于黄浩、俞胜法,腾讯的微众银行之于顾敏、李南青,京东金融之于许凌、区力等。

相较于港口、煤矿、旅游等高度依赖地理因素的产业,互联网金融行业几乎没有地域上的门槛。对于各个城市而言,吸引互联网金融企业入驻的竞争逻辑就是对人才、区域经济的带动和辐射的竞争。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纵使互联网金融行业并非典型意义上的人才集中型行业,但是在享受一线城市以外的城市提供的红利的同时,也必须服从一些硬性条件。比如,互联网企业小米在向武汉、南京迁移时,加上了“员工必须在新工作地服务满2年”的限制。

从这个角度讲,虽然互联网金融行业已经不专属于北上广深以及杭州这样互联网气氛活跃的城市,并出现了渠道下沉的趋势,但是,这些城市仍然是绝大多数互联网金融企业的集中地。

更重要的是,理想中的互联网金融企业,也不是由定居哪座城市决定的。

《中国金融科技运行报告(2018)》前言中就这样讲到,“最终衡量金融科技变革成功与否的标准,不是让谁赚了多少钱,也不是无原则地降低门槛,而是能否实现弥补短板、改进社会福利、增加就业等现代化社会发展目标。”

这个成功的变革显然还未到来。对于一个充满不确定性的行业——互联网金融而言,当下它要考虑的远不是选择居住的舒适度。

继P2P“爆雷”后,许多数据统计平台已经曝出互联网金融行业的信用债高频违约现象。苏宁金融金融研究院统计数据显示,2015年到2018年,信用债累计违约2442亿元。

对于那些根基不牢的互联网金融企业而言,其存续时间将愈发取决于资产端的风险暴露速度,这是一种恶性循环,不少互联网金融平台就死于“踩踏”,从此绝迹于江湖。

一年前,《南风窗》记者曾采访过在互联网金融行业活跃的网络小贷从业人员,他们对互联网金融行业的热忱让人感动。

但现在,时隔一年后,热情不再,他们似乎都对自己的企业要在哪座城市扎根漠不关心。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本文作者
2019-3-14 22:42
  • 0
    粉丝
  • 136
    阅读
  • 0
    回复
热门评论
排行榜

关注我们:微信订阅号

客服微信

公众号

客服QQ:

6156131

配资提醒:配资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侵权联系:本站所有信息收集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投诉邮箱:6156131#qq.com

温馨提示:本平台仅提供平台服务,所有产品及展示信息均由发行方提供。理财属于投资行为,不等同于银行存款。投资有风险,购买需谨慎。

Copyright   ©2016-2019  股城里-股票配资与期货配资行业门户Powered by©股城里